君子來歸 作品
幾天沒更新/沒有找到你看的書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復

第534章 懷念的心愛的皆是沈安安

    盛安安知道,唐春立和魏軍的案子,打壓得最重的人,不止是郭東臺,其中還有在背后暗中出手的肖老爺。

    否則,事態不會發展得這么迅速,完全超出盛安安的計劃之外。

    可以說,肖老爺這一次非常怨憤,下了十成殺心,唐春立是必死的,魏軍能不能在獄中活下來,還要看他自己本事。

    肖老爺的憤怒,究竟是出自唐春立的險惡算計,還是他查到了,自己真正的孫兒已經慘死?眼前的肖北,是冒牌貨?

    誰都說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可是,沒有你就不會有人給肖北報仇了。”盛安安覺得這樣對他很不公平,她說:“只有你一直記得肖北,是你替肖北報了仇。這一點,肖家的任何人都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肖北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到底是頂替別人的身份,不管怎么說,都無法理直氣壯、光明正大。

    這個身份會一直壓著肖北,他別無選擇。

    “肖老爺不會怪你的。”盛安安道,“他就算真的知道,我相信他會明白你的苦衷。而且,他未必知道,也許只是懷疑而已。沒事的,我也在,我會幫你圓說下去。”

    肖北看著她,忽而一笑:“我不是怕這個,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對他。”

    盛安安嘆氣:“你還是在自責。”

    她很肯定。

    肖北沒有反駁。

    盛安安突然站起來,指著墳墓道:“你千辛萬苦找回他的骨灰,給他在出生的地方安了墓地,又替他報了仇,你還把自己的人生放棄了,活成另一個他,你做了這么多,為什么還要自責?”

    “你不該自責的,你已經不欠肖家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殺了人。”良久,肖北才沉重道。

    他不能釋懷的,始終是過去鮮血與痛苦的回憶。

    諷刺的是,他和沈安安最美好的回憶,也存在那段回憶里。

    每每回想起來,肖北都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都是壞人,他們拐走你,破壞你原本的人生,又虐待你,已經對你起了殺心,你只是自我防衛而已,這不算是你的過失,在法律上都是有得周璇的。”盛安安聲音很冷靜,神情篤定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在強詞奪理,和陸行厲一起久了,現在她也學會了滿嘴歪理。可是這一刻,她真的希望歪理能贏過真理,至少可以饒過肖北。

    放過他一次。

    肖北垂下頭沉默。

    盛安安真的很擔心他,怕他替肖北報完仇后,完成了肖北的遺愿,會再度想不開。

    她蹲在他面前,認真的看著他:“你答應過我的,不會再自尋短見,會好好活下去,你相信我,向前看往前走,一定會找到新的希望,沒有什么坎是過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肖北抬眸,靜靜看著盛安安。

    她在陽光底下,小臉白皙剔透,眸光堅強磊落,整個人都在散發耀眼的光芒,仿佛充滿無限希望和生機。在她眼里的未來是可期的,一定會美好幸福,只有光明,沒有黑暗。

    這樣生機勃勃的她,很令人動容。

    這份光芒,甚至蓋過以前黯然內向的她。

    肖北眸光閃動,想到以前輕輕拉住他,靦腆叫他阿默的沈安安。

    她很容易就害羞臉紅,聲音小小的,很依賴他。

    &nbs

    p;和現在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肖北終于說話:“安安,你真的變了很多,可不知道為什么,我時常會想起以前的你。”

    盛安安知道為什么。

    阿默所懷念的、心愛的是沈安安。

    不是盛安安。

    就算長得一模一樣,盛安安還是盛安安,不會變成真正的沈安安,所以阿默很迷茫。

    他們沉默了片刻,山頂上的風越來越大,吹得耳邊嗡嗡作響。

    盛安安壓住亂飛的頭發,微微側過臉,肖北看著她,只看到秀挺的鼻子,和微翹的唇瓣,他略微走神,好似從她身上看到另一個人,屬于他的、以前的沈安安。

    獵獵風聲中,肖北
彩票开奖福建22选5开奖结果大乐透